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涟漪诗词

湖南省涟源市诗词楹联协会

 
 
 

日志

 
 
关于我

主席题诗 诗乡今日景如何,多少骚朋共砚磨。 齐谱兴邦行进曲,同襄富市化人歌。 蓝田种玉成佳境,涟水清淤泛碧波。 待看来春花更好,源头水活任吟哦。

网易考拉推荐

涟源青年诗人曾拓新作展示  

2016-10-08 09:27:28|  分类: 涟漪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涟源青年诗人曾拓新作展示
家大人五十生日怱怱一歸明日復將返粵鐙下絮談書此
一語鐙前抵夜寒,可堪託病即云安。
起居平日支持穩,哀樂中年祓禊難。
知命強看秋過樹,信天終見水迴瀾。
寬懷此夕全無策,忍檢來朝客袂單。

重過洪湖公園看荷高樹亂蟬暮色四合花已零落殆盡矣惘然賦此
秋暖能回幾日暄,湖堧強爲訪殘存。
猶思並坐憐相倚,誰意重來對不言。
宿雨添成深積潦,墮香尋得未銷魂。
無端莫過池亭去,風葉涼蟬已夜昏。

秋蝶
前日晚歸,見道旁三角梅猶盛,爲之攝影稍駐。時有小蝶在側,已去還來,如裴回戀此寒馨者。僕自癸巳來粵,萍寄枝棲,經年耿耿;天風海雨,觸緒茫茫。夕照層樓,每起壑蛇之歎;暮陰歧路,不無秋蝶之哀。低徊自感,拉雜成吟,爲賦十韻。
與君緣會晚,逢在節涼時。
煙薄風來勁,雲多月上遲。
流連依露蕊,偃蹇抱寒枝。
影認春前跡,神遺夢裏姿。
未勝腰嫋嫋,已是翅垂垂。
對景懷殊惘,尋芳事亦悲。
有情棲不定,無力去還疑。
此日俄云暮,他生或可期。
銷魂聊自爾,委蛻竟誰知。
徙倚微馨謝,茫然失所之。

讀方正學先生傳
孤臣著述詎迴天,史例君家事可憐。
晁錯虛陳興漢策,魯連寧蹈帝秦年。
儒林一慟曾誰省,書種千秋有不傳。
正學精誠留或在,匹夫斯世敢論賢。

惠州西湖
鴻雪重留跡,鶯花偶趁閒。
來當樓影沒,坐到槳聲還。
月與人雙璧,燈融水一環。
湖山遺想在,無語倚低鬟。

雨中過豫園
一再淹徊去未能,名園偕過倍銷凝。
觀荷曲沼言猶昔,聽雨虛廊夢亦曾。
水石百年其可待,海桑三宿信誰憑。
隔江看取層陰重,冪歷樓臺上晚燈。

連天雨晦閉樓兀坐用滄趣樓韻
重雲得雨晚逾蒼,雁去緘聲竟別行。
避事已輸深變局,持心烏有暫安鄉。
微茫海市迷冥晦,偃蹇層樓失落陽。
慚及故人相問意,徂年從此莫聊浪。

紅塵生日有寄
樽酒能爲此日歡,片言莫更助辛酸。
齊家計重君方瘁,臨事才迂我亦難。
再見想期年後樂,一談曾接歲時寒。
心燈倦夜留相照,恐在秋涼各未安。

秋螢
禁苑繁華事已非,年年傍水若無依。
婆娑腐草饒生意,衰颯寒花感物機。
孤影不隨風勢墮,弱光偏趁月明飛。
秋心寸焰憑誰暖,分付涼天夜氣微。

晚歸即景
嚮晚廉纖驀又收,車潮人海各歸流。
霓燈幻襯秋陰闊,一段新寒已上樓。

歲云已晚衾枕凝寒中宵窮坐賦此有示並用睡公南字韻
一夕重寒滿嶠南,小窗抱影夢都耽。
年來悱惻何曾悔,歲暮依違暫可貪。
已負時光留宿諾,尚持身計費同參。
艱虞各恐歸期近,殘夜相望豈所堪。

自深圳至杭州車中有作
亭午車始發,暮過虔州郭。
山勢到此平,蒼黝仍綿絡。
斜陽逗餘光,萬象吐磅礴。
倏忽陷晦蒙,四顧失寥廓。
夜色漸次深,把卷亦蕭索。
曲肱轉無憀,嘿然省今昨。
數載稻粱謀,泥雪助漂泊。
我父病有年,祛除頗乏藥。
我母雙鬢衰,劬勞尚力作。
阿嬤七十餘,出入慳腰腳。
念之詎能安,悽惻意每怍。
所栖欠一枝,孰以拯羸弱。
況乃癸巳冬,復訂磐石約。
誓與同扶持,偕行相依託。
邇來心力殫,深恐食前諾。
我生竟何用,負氣成自縛。
一旦遭倉皇,左右百計錯。
斯程不可知,怵惕理囊橐。
森涼且侵襟,鼻息紛起落。
但覺鶴在籠,遂視蛇赴壑。
坐喟今宵闌,明日更奚若。
東方曙未晞,長車入冥漠。

自杭州返程復有作
千里役奔走,所謀在一室。
得之纔朝昏,幸不嫌倉卒。
月費二千金,頗喜足容膝。
聊爾安起居,諸端粗云畢。
紛紜事既定,縱留豈可必。
遷延者再三,繫日苦乏術。
臨期更躊躇,忍淚辭門出。
登車數欲語,執手言忽失。
天地其茫茫,前路渺蕭瑟。
我行終須發,艱虞惟自恤。
一旦別君去,後會知何日。
從茲風波生,憂思成痼疾。
夜較來時長,轟轕助鬱律。
胡以遣此懷,忉怛且擱筆。

凝碧池
鶉首鈞天竟賜秦,鑾輿不蹈二京塵。
宮槐葉落秋池夜,苑草煙銷故國春。
小部梨園能報主,孤臣蕭寺敢忘身。
    祇今尺水仍凝碧,誰是當時作賦人。

西湖絕句
攜手南堤信所之,怪他湖上晚陰垂。
斷橋遙指風波外,留與搴裙待後時。

姑蘇絕句
偶陪芳屐到江南,玉饌追尋興會酣。
可笑年來辛苦慣,當筵已不愛肥甘。
(蘇州菜尚甜膩,予大不慣。)
曲坊信步晚煙生,小駐迷蹤莫辨程。
本自胡涂原不誤,歸時合向此間行。
(過曹胡徐巷,日晚燈昏,誤識爲曾胡涂巷。)
撐空孤影出斜曛,梵唄蒼山寂不聞。
千載津梁應亦倦,不妨欹側枕秋雲。
(虎丘雲巖寺塔建成於宋建隆年間,塔身傾斜。)
美人香草傍泉根,清味難湔古蘚痕。
水軟山温消領遍,往來誰與弔幽魂。
(真孃墓遊人絕少,偶有經過,亦不少留。墓亭有聯云「香草美人鄰,百代艷名齊小小;茅亭花影宿,一泓清味問憨憨。」)

謁宋少帝陵
林阜逶迤尙可尋,海門潮接暮雲陰。
百年風雨存殘跡,當日衣冠想嗣音。
人事漫稽遺族譜①,地名猶鑑弼臣心②。
厓山不見斜陽隱,那向神州問陸沈。
①(事見《趙氏族譜》。)②(陵在赤灣。)

長河雜詩

小倦堪銷夜,長車又入杭。
海東雲戢影,江上水微光。
道路平生左,身家一味涼。
此程無可說,去去衹倉皇。

地僻炊常拙,樓高句自磨。
海氛臨郭黯,山色過江多。
未有長留計,其如暫寓何。
園榴有餘焰,生意愛婆娑。

餘暄狂縱在,知已早含秋。
殘夜纔添雨,新涼便滿樓。
忍持珍重意,深抱別離愁。
後約無憑準,重來詎有由。

屈指將三十,徒存未立身。
逞頑猶負氣,託病即安貧。
世事依違後,人情冷落頻。
累君青顧重,何以報相親。

遮攬青鸞泣,芟除白髮看。
至言猶在耳,深願但刳肝。
歲去何由待,緣微或未寒。
哀哀相決意,各自勸加餐。

邇來無限意,欹枕不能蠲。
頃刻恩何益,闌珊夢可憐。
易支愁似海,難遣夜如年。
況乃逢搖落,秋心併化煙。 

曾拓,1989年12月出生,淮“90号”,涟源市金石镇人。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