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涟漪诗词

湖南省涟源市诗词楹联协会

 
 
 

日志

 
 
关于我

主席题诗 诗乡今日景如何,多少骚朋共砚磨。 齐谱兴邦行进曲,同襄富市化人歌。 蓝田种玉成佳境,涟水清淤泛碧波。 待看来春花更好,源头水活任吟哦。

网易考拉推荐

23年前湖南日报推出重头报道:且看三一这匹中国私营工业界黑马,如何风流神州!  

2015-09-06 15:22:57|  分类: 涟漪探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郁博评:23年前9月17日,湖南日报在周末版头版头条位置发表了曾德凤、李郁林撰写的重头报道《中国私营工业界一黑年马》。当年三一集团尚在涟源创业才五、六年,生产高级焊料、金刚石触煤等高科技产品,年产值仅三千万元。谁能想到,仅短短10多年时间,在涟源这块热土成长起来的三一重工如愿以尝,风流神州,梁稳根成为中国的首富。如今我们国家进入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掌上涟源》重新推出这篇报道,以期对大家有所启迪、有所借鉴。我们真诚地希望青年一代赶上创新创业的大潮,在这块创新创业的热土上,再成长出一批梁稳根式的优秀创业人才!

 

一群大学生耕耘“试验田”步入秋季

                 中国私营工业界一黑年马

        

成为中国第一流的大企业家,应该是始终不渝的目标

                         ——摘自梁稳根日记     

    

一、 断脐

还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号角激荡东方的黄土地黑土地之前若干年,几位大学毕业生毅然割断了连接在计划经济体制上的脐带,辞职,赤手空拳创立了名闻遐迩的私营企业——湖南省三一集团有限公司,生产高级焊料、金刚石触煤等高科技产品,年产值已达三千万元,预计明后年将突破亿元大关。

这些慧眼独具者率先下海,自然风险丛生。风险丛生方见一颗沸沸腾腾中国心,方有血誓为盟,方有新“乌托邦”的天方夜谭……

当梁稳根与三个同伴辞职的消息在洪源机械厂一传开,各种议论立即沸沸扬扬起来:“咯几个人,真是发癫了!”“出风头罗!”“怕是想捞把票子吧?”“是单位不理想吗?”这家坐落在涟源市境内的部属企业,牌子响当当。而在辞职之前,他已被提拔为厂体改办副主任,其他几个人,也陆续得到重用。真可谓前程似锦。而他们却毅然向着那充满风险的方向扑去。

还在中南工大金属材料专业求学时,梁稳根便迷上了现代管理科学。工作实践中,他看到了计划经济体制下一些国营企业的种种流弊,萌生出一个大胆的设想:创办一个全新的企业,以此作为探索中国工业企业发展的试验田。

他的三位同伴——同学唐修国,一九八二年毕业于哈尔滨工大的袁金华,读过电大的毛中吾,与他志趣相投,常常聚在一起讨论工业改革等问题。松下、东芝、福特……时不时成了语言会餐中的洋佐料。他们开始想利用一家国营企业来开展探索试验,但觉得终不如自己创办一个新企业来得少有磕碰少有羁绊。

正当四位大学生浪漫地慷慨激昂时,后院失火了。

“你咯样胡来,拿刀子杀了我算了!”梁稳根的父亲怒气冲冲。这位涟源山沟里含辛茹苦了一辈子的老篾匠,好不易送出个本科大学生,终于在人前得了脸面,可现在,哎!老头子用农民千百年来用惯了的方式胁迫儿子回心转意。妻子也东西南北焦虑地刮着枕边风。然而,他主意已定,九头牛也难以拉回了,反而这个道理那个道理灌得家人的脑子发胀。

袁金华母亲得到消息,心急火燎地千里迢迢从老家贵州兴义市赶来。母亲一见到儿子,眼睛便成了葛洲坝成了洞庭湖。她先是劝儿子回洪源厂,见儿子吃了秤砣铁了心,便又拉儿子回老家去,说是家里出钱养他。儿子成了没脚浮萍,为母亲的如何放得心?儿子仍执迷不悟,葛洲坝渐渐成了火焰山,但也无济于事。儿子毕竟是心头肉!回贵州后,她马上寄来了三千元钱,资助他们办厂。

此事发生在一九八六年初。一群大学生,就这样壮烈地走出了第一步!

二、 磨难

经多方考察,他们决定发挥专业特长办特种焊料厂。四人凑凑借借共集资了四万余元,在涟源市茅塘乡道童村租了几间房子,因陋就简干了起来。中南工大副教授、焊料专家翟登科被聘为顾问。

一座熔炼油炉子,架在一间半地下室式的房子里。熔炼金属焊料,烟薰火燎,蒸笼里盛着几个汗流如注的黑坝利。屋外,夏日的太阳毒如蛇,憋不住了,还得冲出去在太阳底下乘片刻凉。

第一批产品出来了,寄往辽宁锦西某厂。他们等着对方收贷付款后买原料生产第二批产品。在十多天焦急的等待后,厂方来了一封电报。一行颤抖的文字跳入梁稳根的眼帘:“贵厂产品气孔多,流动性差,不能使用。”当然,款是不能付了。

真如五雷轰顶,梁稳根石头一样立在那里。不过这位性格如名字一样稳重的年轻人,立即又冷静了下来,他朝四周看看,见没人将电报塞进了口袋。

他们好不容易又东凑四借了一笔钱,买回原材料,作背水之战。质量关被严严地把着了。第二批产品寄出去不久,便汇来了贷款。

最初的成功之后,仍然是艰难。他们把出差的经费,压缩到了最低限度,往往是晚上乘车,白天外出办事。

腊月的一天,雨淅淅沥沥,风在雨丝中荡来滚去。

唐修国一路小跑,走在湘潭市往火车站去的街道上。他刚办完事,见公共汽车没来,离傍晚开往涟源方向车次的时间又很近了,便下意识地马拉松起来。

跑得脑袋像个热馒头,可一上车,息了汗,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浑身便筛起糠来。平时斯斯文文的小唐见不远处摆着只开水桶,奋不顾身扑过去,搂着好亲热。

几个人睡觉挤在一间小房子里,毛中吾爱人远道赶来,没办法,抱一捆稻草一床席子,两夫妻到仅空一角的配电房滚地铺。

特种焊料厂在几位热血男儿的手下,迅速壮大起来,到一九八九年,产值近八百万元,利税九十万元,固定资产、流动资金达百余万元。

三、乌托邦

梁稳根们腰缠万贯了。

议论开始纷纷扬扬起来,有等着看他们之间发生内乱打破脑袋,以便获得一份茶余饭后新笑料的,有忧心忡忡替四个年轻人捏一把汗的。

梁稳根们硬心肠地让看客们失望了,也使好心人浪费了一回感情。他们可不是随便撮合的乌合之众。

洪源机械厂旁边的一座大山上,几支手电在树丛中萤火虫一般晃来晃去。萤火虫终于萤到了山顶。时值凌晨一两点钟,万籁俱静,只有秋寒砭骨及与之对应的四颗滚烫的心。

几十支蜡烛冷清在浩瀚神秘的夜幕之下。然后是刀片割破手指,血热热地滴在冷冷的绸布上。绸布上除写有传统内容外,赫然写着“为中华民族腾飞而奋斗”,然后交换绸布。仪式沉重得如同脚下的大山。

原来,这是梁稳根等四人在举行一种表示决心的特有仪式。时间,辞职前夕。

最现代的内容!最古老的包装!

梁稳根们众志成城。

为了那个充满理想色彩的目标,四人深思熟虑后决定舍鱼而取熊掌:放下金钱这个亦福亦祸的包袱,像工人一样只拿工资,创造的财富用于企业发展,最终企业属于国家。

梁稳根们完成了关于物欲的艰难超越,营造了他们的“乌托邦”,确是高招。这使他们彼此少了很多可能理不清剪还乱的东西;来自政府部门方方面面的政策支持,也少了瞻前顾后;员工们亦少了意气不风发的雇工心理。“乌托邦”中好耕田!

四、 圆梦

羊年七月,火炉长沙。

梁稳根与唐修国出差时获悉;金刚石触煤市场前景十分诱人。这方面的生产知识,正在他们所学的专业范围之内。于是,立即汗泡雨淋地在省城东家进西家出展开市场调查,立即联系购买数十万元有关生产机械。

没有繁文缛节,没有叠烧饼似的图章,痛快淋漓!四天后,机器运进了厂,三个月后,人造金刚石触煤厂机器昼夜不停地疯转起来。按常规,此事没有一、两年难以拿下来。

作为公司总经理的梁稳根接受采访时颇哲学地说:“企业只要路子对,内部外部环境好,其发展会像细菌繁殖一样快。”

可不是?他们在此前后,还办起了超硬材料厂,制造生产人造金刚石的压机。当年初经济又热火起来之后,梁稳根与同伴们敏感到,制造超硬度钻头,锯片等的金刚石国骨市场,必然俏起来,且现时国际市场看好。于是,明年上五十台以上金刚石压机的重大决策,品茶抽烟谈笑间,遂已拍板。一个自成体系的全国屈指可数的人造金刚石产业集团,呼之欲出。

梁稳根明年还准备赴韩国、越南等地考察,欲跨国公司一盘,尝尝在老外地盘上办洋企业赚洋钱的国际口味。

东芝梦、松下梦、福特梦、好梦难圆亦能圆!且看中国私营工业界这匹黑马,如何风流神州!

 (作者 曾德凤     李郁林)

       《<湖南日报>周末版头版头条1992年9月17日》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