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涟漪诗词

湖南省涟源市诗词楹联协会

 
 
 

日志

 
 
关于我

主席题诗 诗乡今日景如何,多少骚朋共砚磨。 齐谱兴邦行进曲,同襄富市化人歌。 蓝田种玉成佳境,涟水清淤泛碧波。 待看来春花更好,源头水活任吟哦。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引]《建阳先生》(青年作家肖有亮先生的文章)  

2014-07-15 21:11:40|  分类: 涟漪珍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朋诗友之七:建阳先生

(本文作者:肖有亮,青年作家,  建阳先生儿子的同学)

(原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7833e010008dc.html

 

    早就晓得建阳先生的大名,晓得他是涟漪诗社的一名主将,晓得他是偏远的古塘山上才华横溢的老学先生,后来还晓得他竟是我们师范同届不同班的同学吴象枢的父亲。这些晓得当然基于能不断在《涟漪诗词》等书刊上经常读到他的一些旧体诗词作品,一多,加上感觉甚好,对其名便渐渐有了印象。
    象枢先分配在家乡中学教书,后考上研究生,如今在吉首大学工作。这次回来,是他八十多岁的大伯父摔了一跤在人民医院住院,他特意赶回来看他,顺便要当卫生局领导的同学小杰到医院打打招呼。中午小杰在西堤岛请吃饭,同学们作陪,由此真正认得了象枢的父亲建阳先生。
    建阳先生六十多岁了,衣着普通,乍看上去像个农民,但无疑又是见过些世面的,一点也没有乡下老农的拘谨,面对儿子同学对他的尊敬显得落落大方。象枢向他父亲介绍我说也是写文章的,在哪在哪发过什么什么之类。建阳先生听着,显出一种茫然,我晓得他并不熟悉我的名字,因我对旧体诗词可说还是个门外汉,虽也看,但从没认真写过,更不用说发表,所以建阳先生对写新诗的我绝对应该是感到陌生的。建阳先生丝毫没有掩饰这种陌生,甚至连客套般的哦哦也没有。我喜欢这种实在,便也实在地说读过他好些诗词,不一定记得诗,却早记住了他的名字,且说对学写旧体诗词怎么也不上路,写来写去更像是打油诗。建阳先生说写旧体诗词其实像做红砖,有一个固定的砖模,泥巴塞进砖模一套,砖就成形了。我懂得他的意思是说写旧体诗词首先要掌握一阵的格律,这是基础,一种艰深晦涩的理论被他这么一说竟显得如此通俗和简单。我晓得他还留下了一些东西没说,诸如天赋,诸如感悟,诸如多读多练之类,我也晓得这些东西在有些场合是用不着说的,知者自知,不知者说了也白说。
    他是喜欢喝点酒的,而且要喝白酒,而我们几个同学都不太擅酒。建阳先生说那就来瓶小的,二两五,我喝白的,你们喝其他。同学们就乐得喝黑啤陪他。边喝边聊,话题随意,跳跃转换随意,气氛轻松而热烈。
    建阳先生擅谈,似乎也爱说话,边抽烟边喝酒边说话,很快就成为主角。他用那种独特的古塘口音慢而清晰地说着话,语气风趣而幽默。譬如说到这次象枢听说大伯摔伤住院,在电话中说要赶回来看望,他母亲说这么远呢,电话中问候问候就得了,何必特意回来呢!建阳先生懂得老婆子的意思是怕儿子多花钱,便说婆婆子呃,你儿子如果赚不到那几个车费钱,那他肯定是不会回来的,如今他打算回来,说明他还是能够赚得到,既看了大伯,又附带看了我们老俩口,一举两得呢,何乐而不为?譬如象枢回家过年时见到年长的老一辈喜欢送上一百到两百的红包以示孝敬和慰问,他老婆便向建阳先生告状,说丈夫太大方,手松,留不住钱。建阳先生便问:我儿子是不是爱打牌,将钱输了?儿媳说不打。又问:我儿子是不是好吃,将钱吃没了?答,那也不是。建阳先生故作沉思状:那我儿子的钱花到哪去了呢?既不打牌又不好吃,那总必有个用的地方呀!而后却又说,我晓得我儿子是不会乱花钱的!建阳先生此刻也嘬着小酒笑眯眯对对我们说我晓得我儿子的钱是不会乱花的,即便花了也是没有白花的,他的钱还在呢!说着还得意加赞许地看了坐在他身旁的儿子一眼,他的儿子、我们的同学象枢则不好意思地笑。譬如在广州工作的女儿给他买回数百元一瓶的好酒,老婆子老说太贵了,太浪费了,他则对老婆子说你白操心呢,贵什么?浪费什么?女儿有出息了买得起了才给我买的呢,我不送情就是了,把它喝了就不会浪费了的。咳咳,两瓶酒我几餐就将它喝掉了呢!几则随意的往事我们看出了老人的达观、乐观和大度,这样的人生态度在他幽默风趣引得我们笑声四起的同时也不时给我们以深刻的感染。
    谈到爱好,建阳先生更为豁达,他说打牌是一种爱好,爱诗写诗也是一种爱好,打牌如果有节制消磨消磨时光也没什么不好,人总是要有所好才行。我晓得他这么说的用意是想为其中几位爱玩牌的同学留面子,果然随后他话锋一转,说,如能养成一种高雅的爱好则为更好呢。他说他爱诗爱了一辈子,一辈子就乐在其中,还因此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认人观,总认为能爱上诗歌的人是不会有其他败事的,譬如我儿子也爱诗我就放心了,说明我儿子即使再坏也不会坏到哪里去了,再譬如我们古塘山里有个后生别人老看不起他,说他没本事,后来我发现他竟然爱诗,咳,我就觉得他并不差呢,也就喜欢上他了,谁爱诗我就爱谁!老人将后面那个独特的结论还晃着脑袋重复了一遍,其爱诗之深可见一斑。因爱诗,老人摇头晃脑吟咏唱和,一生过得充实;因爱诗,老人长期受到一种健康的熏陶,时刻能从生活中发现美捕捉美;因爱诗,老人养成了一种淡泊名利、积极向上、豁达开朗的人生观,并以此影响着他的亲人和后代,感染着周围的朋友;因爱诗,老人人老心不老,不断接受并学习新生事物,六十多岁的年纪居然学会了电脑打字,通过互联网与外界沟通……由此我也深深喜欢上了这位可敬的老人,尽管只是通过这么一次短暂的交往。
    为了进一步加强对建阳先生的认识,回来后我从书柜中找到了几本涟漪诗社编辑的《涟漪诗词》,翻读了老人登载在上面的好些诗作,其中一首《临江仙答友》的词基本上反映了老人田园为居以诗为乐的淡泊充实生活:“息影林泉别无事,栽花种菜翻书,不时捡点旧蜗居。有心探胜迹,无技钓游鱼。偶得知交闲惠顾,清茶淡酒园蔬,斜头对坐也欢娱。敲成一字稳,忘却四更余。”好一个“敲成一字稳,忘却四更余”!若能修炼成如此境界,斯世还有何求?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