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涟漪诗词

湖南省涟源市诗词楹联协会

 
 
 

日志

 
 
关于我

主席题诗 诗乡今日景如何,多少骚朋共砚磨。 齐谱兴邦行进曲,同襄富市化人歌。 蓝田种玉成佳境,涟水清淤泛碧波。 待看来春花更好,源头水活任吟哦。

网易考拉推荐

儿时的年味  

2011-03-18 14:13:30|  分类: 涟漪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的年味

 廖鹤松

 

雪花纷纷扬扬的时候,年就快到了。在我的家乡,落雪和过年常常连在一起。那时,哪怕天寒地冻,人也感到很快乐。过年的口福与雪地的浪漫,“味死”儿时的我们。尽管岁月流逝好多好多年了,却依旧那么缠人……

    回忆儿时的年味,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盼年。一到腊月,便到了我热切期盼并焦急等待的时刻了,天天掰着手指头数春节还有几天。家中的大人到了年底可就是要忙坏了,最头疼也最快乐的是准备年货。那时物资远没现在这么丰富,年货大都是由自家土特产演变而来。一般农家都会在冬至日那天蒸甜酒,把糯米蒸熟后拌上自制的药子放到瓷坛中密封半个月左右,甜酒就酿成了。到开坛的那天,满屋子都弥漫着甜酒的清香,馋得我们这些小屁股口水四溢。甜酒飘香的时候,也就是我们放寒假的时候了。离过年的日子越近,农家就越忙了,打豆腐、杀年猪、干鱼塘……这些事都是为了准备年货,也是我们小孩子最高兴“帮忙”的事。

    打豆腐是最烦琐的事,因为工序比较多。每家每户都得准备两至三桌豆腐。打豆腐的原料就是自家秋天收成的黄豆。先是量上五六升黄豆在石磨上破开去皮,用水浸泡几小时,接着用石磨磨成浆,再用纱布过滤去豆糟,将浆水用大锅架在洞灶上用柴火煮沸,就成了清香可口的豆浆了。只要在这些滚开的豆浆中加入石膏水,过上十几分钟就变成豆腐脑了。我们小孩子在这时是最高兴的,刚喝完清香的豆浆,又叫嚷着要喝豆腐脑。大人把豆腐脑舀到一个特制的方形框中把水榨干,白嫩的水豆腐就出炉了。豆腐的吃法很多,小葱拌水豆腐是百吃不厌的,还有用菜油把水豆腐一煎就成了煎豆腐,还可以做成霉豆腐。煎豆腐时我们都围坐在柴火旁,架上一口大锅,倒入三五斤菜油,用旺火把菜油烧滚,再把切成一片一片的豆腐块放入滚油中,两三分钟,白嫩的水豆腐就成了黄灿灿的煎豆腐了。煎完一锅豆腐通常要三四个小时,这时顽皮的我们就会找来三两个红薯放进炉火中烤着吃,等烤红薯一熟,豆腐也差不多煎好了。这时就是我们的快乐时光来了,因为煎完豆腐就会煎红薯片,煎红薯片是我们儿时最好的零食了。煎红薯片火候较难掌握,煎嫩了不脆,煎老了就不甜不香了。我妈妈总能为我们炸出又香又脆又甜的红薯片来。

    杀年猪也是我们的一大盼头。小时候,农村里虽然贫穷,可家家都养有猪。养猪不为卖,而为过年犒劳一下家人。腊月一到,家家杀年猪,好不热闹。杀年猪是有讲究的,在春节杀猪的时候,猪舌头不能叫舌头,因为舌头与“折头”同音,要叫“赚口”。但是我习惯叫舌头,因此挨了不少大人的骂。那时,我们最喜欢听猪的嗥叫了。猪一叫,必定有人家在杀年猪。一家杀猪,左邻右舍都有猪肉吃。而且,杀猪的人家,必定会邀请左邻右舍人家去吃“杀猪饭”。不图别的,就图个过年的热闹劲,图个亲近劲。最热闹的是我们这些不懂事的男孩子,胆子大,嘴又馋,谁家杀猪,都敢去看,去蹭饭吃。儿时的我多次看过杀猪。看猪被许多人抓住,被绑住四蹄,挣扎而无助,只有哀号的份。然后被人绑在长条凳子上,被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放尽血之后,还被人用小刀子破开后蹄,然后用根铁条打通全身,往里吹气,一直把猪吹成一个气球状。此时,杀猪的师傅往往会捉弄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让他们来吹猪。要把猪全身吹鼓起来,是个十分费力气的活儿,况且猪蹄又是那么的脏,我是极不愿干的;可总有一些孩子愿意,直吹得两腮通红,满嘴猪毛。猪被吹满气之后,被抬进装满开水的木盆里褪毛。年猪杀好后,用粗盐将猪肉腌制起来。腌制一定时间以后,取出来洗干净,用绳子穿起来,挂在柴火灶上方薰干,那就是香喷喷的腊肉了。杀年猪最过瘾的当然是自己家里杀猪。母亲选好日子后,一大早就会把我们兄弟叫起来,烧水、帮着赶猪。我最大,通常是飞奔着跑去喊杀猪的师傅,那兴高采烈的劲头啊,至今无法忘怀。

    干鱼塘是小孩的最爱了,只要哪家的塘一开涵放水,水还没放干,坝上就围满了小孩。看着露背的鱼在浊水中挣扎,我们的手脚都痒痒了,狠不得跳进泥里抓几条上来。在家乡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家鱼”属于主人家,家鱼者,放养之鱼也,青草鲢鳙即是。有“家鱼”,意味着必有野生之鱼。池塘里何来野鱼?一般都是涨水时节从小溪、小河里跑来的。鲫鱼,鲶鱼,嫩仔鱼等等就是“野鱼”。此外,还有虾、甲鱼等“意外收获”。喜欢吃蚌肉的,鱼塘里的蚌壳会有一斤多重。这些“野鱼”,谁抓去属于谁。等塘主人把家鱼抓得差不多了,就轮到小孩子们“唱戏”了。一些胆大的光着脚板下水了。父母在场我是不敢下水的,如果没在,我就跟着下水了,再冰冷的泥水也挡不住捉鱼对我们的诱惑。有时一身泥水回家,还得挨一顿打骂。可我们总是不长记性,一有机会,便下水里去抓摸。天冷,实在冻不过,就寻几把干稻草,点燃了,抱着烤一阵,或直接把脚伸进火里闪几个来回,便又去塘边转悠,寻着机会又下去。小伙伴们动作敏捷,抓鱼不怕冷,用老家的话说就是“鱼上有火”,我是十分的佩服的。爱抓鱼的伙伴们说:抓鱼不是为了吃鱼,而是要享受那份快乐。那些能抓到最多的“野鱼”的小伙伴,俨然是众人崇拜的英雄。

    腊月二十四是过小年,老家也是很隆重的。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你会看到整个村子都笼罩在浓厚的节日氛围之下了。家里那些在外做生意、打工的、工作的都陆陆续续从外地赶了回来,这个时候就是团聚的日子,很多家庭都沉醉在这种团聚的幸福之中!年三十晚上,就是一家在一起吃团圆饭。大人们都会守岁,家家户户的屋里都亮亮堂堂,所有的电灯都亮着。我们小孩也不用早早的就去睡了。家家都在这晚吃年夜饭,每家吃年饭时都会放挂鞭炮。这时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电视里播放着精彩的“春节联欢晚会”,饭桌上满桌子的美味佳肴,荷包里揣着大人们给的压岁钱,当时只觉得这时是世上最幸福的时刻。大人们喝酒聊天,我们一会儿吃口菜,一会儿看哈电视,一会儿跑出去和小伙伴燃放会烟花鞭炮,忙的不亦乐乎。初一早上起床,满脑子还是昨晚上的那些趣事。

    我们村里的拜年也很有特色。正月初一一大早,会有一批又一批的小孩子,拎着袋子,挨家挨户拜年。给爷爷奶奶拜年,给伯伯婶婶叔叔拜年,大人们会捧出一大把的糖果给他们,每户都会给,半个村子跑过来,会装满满两袋子……

    童年渐行渐远,年味似乎也越来越淡。今天,蛰居城市的我,冒着鹅毛大雪,慢慢地踏着雪地,深怕踩疼了雪,飘飘雪花带走我的纷纷思绪,带着我拾回了那遥远的过年的梦。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